快捷搜索:

平昌县提拔任用干部实行社区居民代表民主测评

  “干部提拔任用测评,在我们社区已经搞了五六次,共测评有10多名干部。现在和以前相比,干部及其家属,对社区工作和老百姓的态度,确实比以前好多了。”平昌县江口镇新华街居委会党支部书记洪志平感慨地说。

  “当时,吴某及其家属脑袋埋起,只想有个地洞钻进去。”张锡万介绍到这里的时候说道。

  在平昌县江口镇政法街居委会调查采访时,该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张锡万详细介绍了去年拟提拔任用干部在该居委会进行民主测评的过程。

  居住在平昌县政法街社区的该县公安局退休干警马献宝,退休前是政法街片区民警,曾多次参加社区对拟提拔干部的测评,他感概地说:“干部提拔先过社区这一关好啊,不仅可以让他们时时警醒自己,改正自己的缺点和错误,尽快成长。也有利于社区工作的开展,至少干部不会成为社区工作的阻力。”

  在座谈过程中,一些代表提出,吴某虽然业务能力强,工作吃苦肯干,但其家属看不起普通老百姓。而且对公婆态度也不好,迫使公婆回到农村老家。虽然主要责任不在吴某,但吴某没有及时、有效的教育和阻止,没有树立好一个领导干部家庭的模范形象。最后,组织出面,把吴某及其家属通知到居委会,参加了由少部分代表参加的座谈会,直接转告了大家的意见,并要求吴某及其家属当场表态。

  在平昌县委组织部,我们看到了(平委组通【2008】76号)《中共平昌县委组织部关于对拟提拔任用干部纳入社区居民代表民主测评考察的通知》,通知指出“为进一步扩大干部监督,落实群众公认原则,全面、客观、准确地考核评价领导干部综合素质。县委决定把社区居民小组民主测评和考察情况纳入拟提拔任用干部考察内容。”

  那次测评共有拟任副科级、科级的公安干警20多名,县委组织部、政法委、县公安局领导组成测评考察组。该组召集了政法街居委会干部代表、党员代表、离退休人员代表、普通群众代表及居民小组长近30人,分别采取个别座谈、集体座谈等方式,对被测评人平时在社区各个方面的表现提出意见和建议,最后采取无记名方式,在测评表的优秀、称职、基本称职、不称职对应的表格里划上自己的意见。

  平昌县委书记李映介绍,把干部的提拔任用纳入社区测评,主要基于两个原因:一是加强干部的监督。除上班时间外,干部及其家人的生活在其居住的社区情况如何,社区干部和群众最了解,也最有发言权,干部和家属在社区老百姓中的形象,从某种角度来讲代表着党和政府形象;二是督促干部“深入群众,联系群众,服务群众。”这既是巴中市委对领导干部的要求,也是新时期群众工作的有效方法。如果居住在每一个社区的领导干部,都主动与社区群众打成一片,主动协助居委会干部的工作,与老百摆龙门阵,宣传政策,化解矛盾,反映群众心声,还有什么不好办的事情?”

  居住在平昌县江口镇公园二巷的平昌县纪委副书记王朝东,原任江口镇纪委书记,在调任县纪委副书记时的一次社区居民代表测评中,大多数代表都给他投了优秀票。去年,在公园二巷街道硬化中,除县财政补助部分资金外,不足部分居民需户平筹资200元,他不仅带头缴了500元,还主动帮助社区干部做群众工作,发动社区居民积极缴纳筹资款。他幽默地说:“我不能让老百姓说我,在提拔前表现好,提拔后就表现不好。”

  政法街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张锡万说:“通过那次教育,吴某的妻子现在不仅主动热情与街坊邻里打招呼,还时常看到她到市场买菜,主动为公婆做一些好吃的。” (王绍军 杜亮堂)

  为什么因为社区居民代表的意见,就暂缓了一个年轻干部的提拔?科学吗?公平吗?合理吗?带着一连串的疑问,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在巴中市平昌县采访过程中,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去年8月,该县在对公安局中层干部进行“两推一述”竞争上岗的过程中,一年轻干警吴某通过公安局内部考察和公开演讲竞争,被县委组织部拟提拔任用为副科级干部。但在吴某所居住的社区进行居民代表民主测评时,许多代表提出吴某家属对公婆不够孝敬,平时对邻里和社区干部也有些趾高气扬,吴某负有教育管理责任,为此,吴某的提拔被暂缓。

  平昌县委常委、组织部长吕华介绍说,没有把干部提拔使用纳入社区测评以前,居住在社区的干部与社区基本没有联系,他们大多也不关心社区的公益活动和公益设施建设,甚至少部分机关领导干部,还高高在上瞧不起基层的社区干部,为社区工作设置阻力。

  “大家说的都是事实,吴某及其家属如果不认真检讨,社区测评这一关肯定通不过,提副科级当然也就黄了。最后吴某及其家属当着大家的面,进行了深刻检讨,并表示以后一定改正。代表们看到他俩受到了教育,吴某确实在工作上也不错,其家属也诚心悔改,就一致投了赞成票。”

  洪志平还举了一个例子:前段时间,由于社区自来水管改道,要经过居住在该社区某局长家的街沿,该局长的妻子认为,施工不仅造成外出不便,以后万一漏水了还会给她家带来更多麻烦。无论社区干部和街坊邻里怎样做工作她都坚决不同意,该局长开始也觉得她老婆说得有道理,便暗中支持,致使群众和社区干部意见极大,甚至有人在网络上炒作。正好这时,有一个居住在该社区的干部提拔需要进行社区测评。他们便有意安排该局长的妻子以群众代表的身份参加了测评,在测评过程中,该局长的妻子深受教育,后悔自己的行为损害了丈夫和自己形象,便主动要求管道从他家街沿通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